当前位置: 首页++银行保险 > 正文

FCA、雷诺合并流产 法政府被批造成负面影响

2019-06-10 14:41:34 作者:

FCA撤回了其与雷诺的合并要约,并表示“法国的政治环境”无法促成此事。雷诺最大股东——法国政府的加入,让本就艰难的雷诺、FCA合并谈判功亏一篑。对此,意大利副总理公开批评法国政府阻止合并。

法国政府反复强调,任何与FCA的协议都必须在与日产的“现有联盟框架内”达成;甚至表示,如果日产、雷诺可以结成“更稳固”的联盟,可能会考虑减持雷诺股份。然而,这也最终耗尽了FCA的耐心。

经济日报-综合外电报道促成雷诺与菲亚特-克莱斯勒的成功合并是一个挑战,而雷诺最大股东——法国政府的加入,却让本就艰难的合并谈判功亏一篑。

6月6日凌晨,FCA董事长约翰-埃尔坎撤回了其与雷诺的合并要约,并表示“法国的政治环境”无法促成此事。

6月7日报道,意大利副总理、产业部长路易吉.迪马约公开批评法国政府阻止雷诺和FCA合并,“政府干预是造成合并失败的原因”,“我认为,法国在这其中起到了负面的影响”。

埃尔坎的举动震惊了法国政府。在上周三午夜结束的六小时会议之后,法国政府曾想要延长期限,以赢得日产更多的支持。但在FCA看来,法国政府并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

据了解,法国政府拥有雷诺15%的股份,享有双重投票权,在运营和战略决策上具有巨大影响力。 顶级配资 这一直是雷诺与联盟伙伴日产形成更紧密合作关系的障碍,而且这似乎也造成了雷诺与FCA合

并的流产。

作为雷诺的股东,法国政府认为自己的角色是保护法国的就业和投资,并反复强调,任何与FCA的协议都必须在与日产的“现有联盟框架内”达成。但对于FCA,甚至对于雷诺及其董事长让-多米尼克-塞纳德来说,这仅仅意味着日产不会阻止合并谈判的进行。

法国政府坚持要求日产在雷诺董事会的代表投赞成票,其发言人上周四表示,“我们不会将联盟置于由合并引起的危险之中”,“如果日产投了弃权票,有可能日后会投反对票。”

此前,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曾表示,拟议的合并如果实现,将大大改变雷诺的结构,“这需要对日产与雷诺之间的现有关系进行基本审查”。

此外,法国政府的介入也让人不禁怀疑,来自米其林的塞纳德在雷诺究竟拥有多大的权力?法国报纸曾报道,66岁的塞纳德正在权衡自己的绩效,尽管马克龙政府和法国财政部都曾对其表示了支持的态度。

另据报道,FCA的提议在法国正遭到越来越多的批评。激进基金称这笔交易是“机会主义”,并表示从工业和金融的角度来看,该提议都对FCA极为有利。同样,法国总工会也反对这一合并协议。

黄金配置机遇显现 资管或成市场新热点

由上海黄金交易所主办的全球黄金市场论坛近日在西安举行,多位业界专家认为,作为长期资产表现较稳定的品种,黄金的资产配置机遇凸显,而随着政策支持的“发酵”,未来黄金资管或成行业新热点。

在2018年四季度大涨后,黄金市场一季度表现平稳,国际金价仅涨约1%,业内普遍关注,在多空激烈博弈的环境下,金价会否仍保持强势,黄金会否仍具有配置的价值。

中国银行上海总部金融市场总经理龚奕民认为,总体上过去几年金价持续上涨,但预计在2019年下半年的配置机会更多。龚奕民分析,过去一年受欧美货币政策、英国脱欧谈判等政治经济因素,黄金的避险属性凸显,这一状况在未来几年依然具有吸引力。

在他看来,除了汇率、通胀等因素的支持,近年来金市的一大变化因素是全球央行增持黄金储备,随着地缘政治风险、经济风险、贸易纷争等因素持续“发酵”,目前发达经济体的黄金储备还处于相对低位,而发展中经济体储备中的黄金资产稳步上升。

世界黄金协会中国区董事总经理王立新则表示,从2007年到2018年,在主要的资产类别包括货币基金、企业债、金融债等资产中,黄金在10年和13年中的表现都是“榜首”,最近一年略低,排名第三。“但要知道,黄金是分散风险的。” 王立新表示,相比其他的资产,黄金是资产配置中的“稳定器”,因为其他类的资产价格更多是“同进退”,而黄金更多是“稳定”,是带来长期回报的资产。

中国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副总裁邓星梅则指出,此前央行正式发布了黄金的资管、互联网业务等方面的政策,制度的健全将对国内黄金市场投资业务的健康发展提供有力保障,未来黄金的资管有望成新热点。

“黄金可以结合不同的特点进行组合,为投资者大类资产配置和黄金资产配置提供不同的选择,为实体经济提供高质量的投融资解决方案。” 邓星梅说。

在业内人士看来,实际上在资管领域,黄金具有独特的价值。“首先黄金是一个独立性的资产,在全球贸易摩擦加剧、地缘政治博弈以及债务高企的环境下,黄金稳定资产回报的价格会越来越凸显,加上中国正在进入大类资产配置的黄金时代,黄金的投资需求具有巨大的增长空间。”

有命赚钱没命花,

在这段柜员和客户的婚姻走到第十五年时,出现了bug。徐翔案的律师曾感慨,人生最重要的是家庭和自由。但是在游资江湖,一切都不会那么纯粹和简单,婚姻亦如是。

文|金融八卦女作者:铁马

· · ·

有人问,股神是看基本面的多,还是看技术面的多?

铁马认为,股神们是看迷信面的比较多。

这是法院曾拍卖的一位股神的五辆豪车,股神虽然低调,但他五辆不同类型豪华车的内饰和座椅全部是大红色,且他在生活中十分厌恶绿色。

 

 

另外,因为奉信“遇水生财”,股神自己公司的名字都要带上“氵”,为求股市大火,股神还要在自己公司的名字里加上“灬”。

这个迷信的股神就是被现在许多股民奉为“圭臬”的徐翔(据说他在发际之前名叫徐强)。

今天就从股神发迹的地方,宁波解放南路说起吧……

1.

/ 炒股不识解放南,

便是神仙也枉然 /

在十多年前的股市中,有许多顺口溜,例如:

“南雷北赵成绝响,人间不见短线王”。

“南雷北赵”指的是十年前在股市“呼风唤雨”的两位股评人,广州的雷立军和北京的赵笑云,在他们被监管部门作为“黑嘴”查处后,股市还一时有点“寂寞”。

 

 

▲南雷北赵

直到宁波解放南路的游资浮出水面。

这个小组由四五个人组成,因操作思路相同而共同进退,人称“涨停板敢死队”。现在的资本江湖上对于“涨停板敢死队”流传多种说法。

 

 

铁马经过多方梳理发现,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结构是''3+1+1''。

“3”指的是徐海鸥、徐强(人称营业部的 “大小徐”)、和一个神秘的吴姓男子(就叫他老吴吧)。

另一个“1”叫做马信琪,传说他是徐强的表哥。此前也是在银河解放路营业部,并与其他三位并称“超短F”。关于马信琪最近的报道是,他又“杀”入了工业大麻和科创板影子股。

最后一个“1”,则出现在与银河证券解放南路一条马路之隔的银河证券和义路营业部。这位和义路营业部的高手,也就是前两天被证监会重罚4600万的舒逸民。

舒逸民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中期,早年曾是浙江省国际象棋队的队员,常常代表宁波和浙江出战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的比赛,后来也被称为“棋坛股神”。

 

 

▲舒逸民

2.

/ 总舵主小徐 /

但是“涨停板敢死队”的总舵主却是年龄最小的小徐——徐强,关于小徐当年还有不少趣事。

1992年,上证指数增长了167%,然后在1993年4月和1994年7月之间下跌了大约75%。在营业部经常会有人一夜暴富,又一夜返贫。

在这期间,小徐也很聪明,经常会去要几个叔叔阿姨的帐户操作,赚到钱了也不要提成,阿姨送他一个玉佩,他就天天带在胸前十分开心,阿姨们还亲切地喊他“强强”。

在这期间,不仅阿姨们对小徐喜欢得紧,在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上班的一个营业员姑娘也和徐强看对眼了,当时营业员小姑娘比徐强小两岁,还不到20岁,小徐这时21岁左右,已经炒股五年了。

而阿姨们和柜员小姑娘喜欢的徐强,另一面却传说是黑势力团伙争抢的对象。

据说在1995年,刚满19岁的徐强就成为了两个上海黑势力团伙争夺的操盘手。在这一争夺被调停后,他的故事后来成为一系列香港黑社会电影关于股市天才的灵感。

此时正是519前夕,当时包括小徐在内的涨停板敢死队大户们的个人资产大多在6位数到7位数之间。这对于一个需要大量资金的操盘手来说其实不算多。

转机出现在1999年,A股迎来史称“519”的结构性牛市,上证指数在短短一个多月之间内从1100多点猛涨到1700多点,这也让“涨停板敢死队”们的个人财富在短时间内完成几何式的增长。

小徐不仅在牛市中积累了财富,还在牛市中讨来了女朋友,也就是那个之前和他看对眼的小柜员。之后的几年,“涨停板敢死队”顺风顺水,徐强的个人财富也越来越多。

有人觉得专门做炒股的职业不牢靠,劝柜员姑娘和徐强分手。因为当时杀入股市的人,文化程度大多在高中层次,炒股发财后,大多纸醉金迷。

但是,徐强不一样,每日繁重的操盘结束后,每天都坚持做复盘分析。这种自律,直到20年后的今天也亦然。

他不善于与人交流,却十分好学,营业部请一批大户到香港旅游,大家纷纷买回旅游纪念品,而徐强买的是大批股票操作分析书籍。

2003年2月,《中国证券报》头版刊发的一篇文章,让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名号从此名扬天下。当时的中国证监会宁波特派办马上组织专人对营业部是否涉嫌违规进行专项调查。

在“涨停板敢死队”接受调查销声匿迹的这段时间,徐强和营业部的柜员小姑娘结婚了。

他们的婚礼是在宁波南苑饭店办的,那是浙江省首家五星级酒店,大家都说这是平时低调得连个座驾都没有的小徐最高调的一次。

 

 

当时“涨停板敢死队”的同仁都来参加了,大家送了这对新人一个铜像,上刻“东方索罗斯”。

3.

/ 总舵主离甬入沪 /

尽管名噪一时,但是“涨停板敢死队”的成员们只看技术面、不看基本面的信条并不长久。

小徐这个明白人知道,短线玩得了一时玩不了一世,最后还是要全面了解上市公司,甚至要深度参与到上市公司运作中。

另外,当时“敢死队”的根据地之一,宁波本地券商天一证券曝出了38亿元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案发后,天一证券大批高管被抓,公司宣告破产。

此事对宁波敢死队亦造成不小影响,不少成员开始撤离宁波,分散各地。

而且在这时,小徐的孩子也出生了,小徐遂北上进入上海,开始了摘掉“敢死队总舵主”帽子的“漂白”之路。他后来的名字人尽皆知:徐翔。

入沪前两年,徐翔蛰伏在上海东方证券肇嘉浜路营业部,埋头继续赚钱。

 

 

▲东方证券肇嘉浜路营业部就位于这座楼里

但是他苦恼的是资金量大了以后,股票随便一买就涨停,监管又越来越严,需要马上转型。

在此背景下,2008年5月,徐翔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上海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2009年12月,又成立了日后赫赫有名的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然后,他的公司一路从宝山到浦东,从远郊逐渐迁入陆家嘴的东亚银行大厦中。

 

 

2010年3月5日,徐翔掌舵的首只私募产品——泽熙一期成立。泽熙投资的产品以股票型信托为主,尤以擅长“抄底”、投资风格“快狠准”闻名。

成立不到一年,泽熙基金即在国内确立了领先地位,并在此后鹤立鸡群,成为无可挑战的江湖老大。原来的敢死队一哥,轻而易举地转变为私募一哥。

与普通私募需要宣传拉客户不同,泽熙从不公开对外募集,可以说是大家抢着塞钱徐翔都不要。

泽熙的爆发也让徐翔除了陆家嘴东亚银行大厦这个根据地外,在北京开了家分公司。

可能是因为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泽熙北京公司地址就在金融街英蓝大厦5层,距离金融街富凯大厦里的证监会只有几百米。

 

 

对于徐翔迁移办公地点的原因,业内纷纷猜测,或许是徐翔为了更通畅地接近一手信息以及非金融资源。

也有投资人透露过,15年6月的暴跌发生之后到徐翔被抓前的这段期间,徐翔曾数次进京活动。

4.

/ 有命赚钱没命花,

老婆也要离开他 /

一位看着徐翔成长的投资前辈听到徐翔入狱的消息后,他感慨地说:“有命赚钱没命花”。

不仅有命赚钱没命花,而且老婆也要离开他了,在这段柜员和客户的婚姻走到第十五年时,出现了bug。

应莹已有半年没去青岛监狱探望过徐翔,在此之前,她每个月都去探监。

其实本次离婚事件不外乎网友分析的两个深意,一个是被称作“技术型离婚”,另一个就是“真想离”。

细究应莹的《离婚起诉书》,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请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应莹说,婚后两人的合法财产,自己应该占50%,因此,希望法院也能按照相关法律条款对两人的财产进行依法分割。折合目前市值,应莹预计分割到的夫妻共有财产在50亿元左右。

应莹曾自述她一直在上海相夫教子,但别忘了,她就是当年那个和徐翔结婚的小柜员,本就是券商出身,当年的柜员和现在熟悉交易的女大佬之间,就差一个徐翔这样的老公。

在法院公布的徐翔案判决里,我们能看到,也许应莹日常除了相夫教子,可能也有一些丈夫生意上的事儿要忙:

 

 

另外,天眼查显示,应莹还是北京鼎晖维鑫创业投资中心的股东:

 

 

这家私募的来头不小,管理着210支基金。

它的母公司鼎晖投资在创投圈也很有地位,甚至可以称之为“鼎晖”系,前身是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CICC)直接投资部。看看创始人:

 

 

最新披露的消息是,截止2016年年底,鼎晖投资的资产管理规模达到1200亿元人民币。

鼎晖拥有私募股权投资、创投(VC)、地产投资、夹层投资、证券投资、财富管理等六大业务板块。其中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是旗下的私募股权投资,在清科2017中国私募机构排名中,鼎晖排在第一位。

在这样厉害的私募做股东,应莹是不是真穷,还真不一定。

另外,据野马财经报道,在谈及应莹的“压力是来自哪里”时,应莹回答:

应莹一旦能通过离婚盘活资金,先把朋友们的钱还了也是一种策略。毕竟公开离婚诉讼并主动接受采访,其实也是通过舆论变相施压。

有律师认为徐翔的经营定性为犯罪,那么查清楚经营的合法性(包括甄别财产性质)应是刑案的处理范围。离婚的民事诉讼中,如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也需要依据刑案的结果,才能处理。

目前,徐翔的90亿元违法收入已罚没,110亿元罚金只扣缴了30亿元。应莹能请求分割的,只是徐翔剩下财产中,经甄别撇去非法所得、他人财产后剩余的那部分。

现在徐翔财产甄别工作都没有完成,应莹所称的50亿元这个数字的真实性还需要核实,以目前的情况看,即便婚能离掉,想要分割大部分财产很难。

不过能分到小部分财产再加上她在鼎晖的股东身份,对于应莹平时的生活和还债来说,也是足够的,或许应莹并没有自己宣称的那么落魄。

5.

/ 后记 /

徐翔的“离婚门”发酵到现在,支持应莹“真想离”的论据也不少,其中让大家深有感触的是:

应莹自述,“徐翔出事之后我一直在家养孩子、照顾父母,主要依靠朋友的资助”。虽然徐翔还有着汤臣一品的房子,但是被查封了,应莹和家人只能租房子住。

在徐翔鼎盛时期的市场上,郑素贞、徐柏良、瞿月霞、徐涌良、应莹等账户,都是和徐翔紧密相关的。

其中,郑素贞为徐翔的母亲,徐伯良为徐翔的父亲,而徐涌良为徐伯良的兄弟,即徐翔伯父。

还有一位叫瞿月霞的投资者,总是跟随徐柏良,和徐翔一家一样,瞿月霞也是宁波人,在宁波某医院做医生,外界猜想这位瞿月霞可能是徐翔的婶婶。

几年前,经常可以看见这些名字在市场上追涨杀跌,徐翔的母亲郑素贞还在五年前被称为''股神阿姨''。

但对于应莹来说,只有在长油这只股时,徐翔才肯带她一起,当时还是和徐翔、郑素贞一起全家人杀入。

另外,徐翔公司的股东也都是父母,应莹只占很少一部分,有接近徐翔的人士认为,“很明显他(徐翔)更信任他父母。”

光给家里挣钱不给媳妇挣钱,进去了婆婆还催着媳妇去要钱,对于一个弱女子来说确实挺难,这么一来,真想离倒也说得通。

徐翔案的律师曾感慨,人生最重要的是家庭和自由。

但是在游资江湖,人生的一切都不会那么纯粹和简单,婚姻亦如是。

—end—

相关热词搜索:现货配资配资爆仓

辽河油田隆台第一高所有
中华人民共中版权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02626号-8
联系地址:盘锦市兴区辽河油田第一高级中学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备1302087
中国现代教育网 提供不良信技术支持 违法和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2006-2019 360lyyg.30edu.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