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港股美股 > 正文

机构资金波段交易ETF频繁 公募加大持续营销力度

2019-04-08 19:02:45 作者:

数据来源:Wind 刘芬/制表

中国基金报记者刘芬

去年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逆市爆发,机构资金纷纷在市场低位配置ETF,爆款频出。今年以来,A股持续上涨,ETF的热度依然不减,机构资金频繁进出ETF。与此同时,多家布局ETF的基金公司加大持续营销力度,争夺头部地位。

机构资金波段交易ETF

A股今年以来持续上涨,资金仍在流入ETF,相较2018年下半年,ETF的资金流向呈现分化,以证券、军工为代表的行业、主题ETF的份额在增长,而上证50、创业板等宽基ETF的份额在缩水。不过,从宽基到行业主题ETF,均有机构资金波段操作交易。

今年以来,证券、军工、TMT等行业ETF迎来资金持续流入,且近期部分ETF的流入还在加速,其中,证券ETF的规模从年初的25亿多元增至62亿元左右。

数据显示,截至4月4日,国泰中证全指证券公司ETF、国泰中证军工ETF、华宝中证全指证券ETF、国寿安保沪深ETF、广发中证全指信息技术ETF的份额增长较多,五只ETF的份额今年初以来分别增长18.81亿份、11.22亿份、10.31亿份、9.12亿份、6.26亿份。

从份额增长率来看,8只ETF的份额增长率超100%,分别是易方达中证500ETF、招商深证TMT50ETF、广发中证全指信息技术ETF、南方中证500信息技术ETF、国寿安保沪深300ETF、国泰中证军工ETF、南方中证申万有色金属ETF、博时创业板ETF,其中,易方达中证500ETF的份额增长了近10倍。

资金逃离较多的ETF以宽基为主,年初至4月4日,华安创业板50ETF、华夏上证50(510050)ETF、博时央企结构调整ETF、创业板ETF、华泰柏瑞沪深300ETF的份额分别缩水68.97亿份、37.04亿份、36.56亿份、28.37亿份、18.09亿份。

无论是份额在增长的ETF,还是在缩水的宽基ETF,3月以来的份额变化均呈现波动。上海一家公募的量化投资事业部总监表示,最近机构客户也在ETF上做波段,基金经理和销售只要日常工作按照制度和流程的要求到位,就不怕ETF规模的大幅变化。

北京一家大型公募的数量投资部总监表示,ETF份额变化反映了投资者的资金进出动向,部分机构的操作频率高,但也有机构在不同的考核周期投资风格不一样,一般一年考核,如果一年的收益在一个季度就达到,会有一些机构兑现收益。机构收益兑现了,后续操作会变得保守。

多家基金公司

重金持续营销ETF

资金波段交易ETF,不少ETF基金经理坦言从未有过如此忙碌,发新产品、老产品的销售都要路演。北京一家大型公募的ETF基金经理告诉记者,近期机构资金进出频繁,他们也频繁赴各地路演,3月以来,几乎每周都要出差。

给客户路演只是ETF营销的一部分,ETF江湖的竞争,除了人才、系统等方面的投入外,持续营销的线上推广成本也不小。上海一家中型公募的市场人士介绍,除了基金经理和销售的线下路演,公司会在第三方平台做推广。

国泰基金量化投资事业部总监梁杏告诉记者,路演一直都在做,包括广告投放,一直都是正常投放,一年到头都在进行,没有忙闲之分。目前以某金融终端的投放较多,该终端的用户群主要覆盖机构投资人,选该平台是因为需要更多触达机构客户。

据记者统计,国泰基金2018年在某平台一共召开28场路演会议,其中关于ETF主题的达20场。线上路演只是持续营销的方式之一,但数据充分显示持营的力度与ETF的份额增长有一定关联,在同样的市场行情环境下,今年以来份额增长前五的ETF,有两只是国泰基金旗下的产品。

除国泰基金以外,易方达基金、华宝基金今年以来的路演会议也越来越高频,年初至4月4日,易方达基金已开了10场ETF主题的路演会议,涉及易方达创业板ETF、易方达沪深300医药ETF等。

贾跃亭造车生死局

“据铅笔道不完全统计,FF至今公开的融资超17亿美金,经历危机不少于6次。去年12月底,贾跃亭曾透露Faraday Future已累计投入近20亿美金,净资产超过6亿美金,供应商欠款为8000多万美金。

贾跃亭的神奇之处在于,即使被列入“老赖”的名单,被很多人用“信用破产”形容,甚至他的公司FF多次被外界判了“死刑”,他还是能迎来“柳暗花明”。

2017年,乐视的资金链危机,融创充当白武士,用165.6余亿元注资乐视。换来孙宏斌一句:“投资乐视,不是壮士断臂,而是头都断了。”2018年,恒大许家印投资贾跃亭的FF,“输血”8亿美元,却换来一场官司,之后闹上法庭又“分手”。

如今,贾跃亭的FF91已经亮相两年,却迟迟未交付上市。相比之下,成立4年的蔚来不仅在去年底完成了交付1万辆汽车的小目标,还成为新造车势力第一股;融资140亿元的小鹏汽车,也在去年交付了522辆汽车;FF信誓旦旦要超越的特斯拉,也在近日多次调整价格,正式打入中国市场。

天眼查风险显示,在贾跃亭的周边风险高达3758条,预警风险达332条的情况下。3月25日,神奇的贾跃亭再次拿到一笔6亿美金融资:互联网游戏公司第九城市确认,已经通过子公司与美国加州的法拉第未来公司签订协议,双方共同建立合资公司,在中国制造、营销及运营电动车。

几乎每隔几个月就要传出一次资金链断裂、关门裁员的FF,这一次似乎又要“活”了。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疯狂的乐视超级汽车

说到贾跃亭与他的FF,还要从乐视汽车说起。

2014年12月9日上午,当时身为乐视网董事长兼CEO的贾跃亭发布微博称,移动互联时代,汽车产业面临一场巨大革命,乐视要打造最好的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

在这之前,为了进军汽车行业,贾跃亭曾亲自赴美考察数月,不仅正式启动乐视汽车生态的布局,还以个人资金投入到相关业务中。

2015年,贾跃亭购入在拉斯维加斯北部的Apex工业园,并宣布投资10亿美元在美建厂造电动车,志在挑战特斯拉。

在这期间,外界对乐视要造车都是质疑的声音。对于这个成立十年,专注视频内容的互联网公司来说,要造智能汽车在外人看来无异于天方夜谭。重资产的传统汽车行业需要大资本、长周期的持续投入,而互联网公司乐视轻资产的模式,如何能够承受连续的资金投入?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心在最颠覆。”面对争议,贾跃亭不仅在2015年初的公开信上表示了破釜沉舟的造车决心,还曾公开表示,“即使把上市公司拖垮,我也要义无反顾。”

自此,乐视超级汽车就开始了挖人、控股并购、融资的“疯狂”之路。

2015年1月,英菲尼迪中国及亚太地区总经理吕征伟担任超级汽车副总裁;2015年4月,一汽大众生产总监Frank Sterzer负责未来生产制造业务;2015年4月,广汽丰田副总经理、广汽吉奥总经理高景深担任超级汽车副总裁;2015年9月,上汽副总裁、浦东新区副区长丁磊,担任超级汽车联合创始人、全球副董事长、中国及亚太区CEO……

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乐视完成了与北汽和阿斯顿·马丁合作;战略投资充电桩公司;控股易到用车;与美国初创电动车公司FF达成战略合作,联手打造的FF首款概念电动车FFZERO1,FF北拉斯维加斯工厂正式奠基。

2016年9月19日,在“919乐迷狂欢夜”活动现场,贾跃亭正式宣布乐视汽车已完成10.8亿美元首轮融资。

一时间,外界无不为贾跃亭造车的决心和手笔感到震惊。

神神秘秘FF

2017年1月,乐视超级汽车与战略合作伙伴FF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发布旗下首款量产车,并由FF研发与工程高级副总裁Nick Sampson首先上台介绍,称FF在全球已超过1400名员工,申请了1940项专利,其中233项已获批。

然而,怪异的是,在乐视这场发布会中,讲述的却都是FF首款量产车,并没有乐视汽车的影子。一时间,关于“乐视汽车与FF究竟是什么关系”的新闻越来越多。

针对FF所有权情况及与乐视汽车关系实质,贾跃亭曾回应媒体称,乐视和FF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是两家独立的公司。作为FF个人投资者之一,他会继续全力支持FF的发展。

此时,FF方面则并没有提供相关信息。FF在其官方网站中文版的公司介绍中说,其是一家以用户为中心的高端汽车公司,总部在硅谷和南加州。

对于乐视和FF的关系,内华达州财政部长丹·施瓦茨则说,“很显然,贾跃亭的公司在用抵押贷款向FF提供资金支持”,“如果贾称乐视汽车与FF不是一家,他一定没有讲出全部事实,你去问问他关于抵押贷款的事。”

令人奇怪的是,在成立之初,FF做什么事都是神神秘秘的。直到这场发布会后,才有消息人士透露,直到2016年底,乐视联合创始人丁磊还担任着FF全球首席执行官一职,过去FF的负责人戴维-维斯尼斯基曾有过担任首席执行官的记录,但其官方职位是财务总监。后来,维斯尼斯基也于2016年7月离职。

不仅如此,在此之前,有当地媒体曝出FF拖欠当地政府和建筑商数千万美元经费,FF造车计划存疑。

直到2017年5月,乐视资金链紧张引发大幅裁员,全线业务收缩,陷入资金窘境之际,FF才正式做出与乐视网关系的回应。FF的负责人向媒体表示,“乐视从来都不是FF的股东或投资方,投资我们的一直是贾跃亭个人。与此同时,FF将启动A轮10亿美元融资。”

FF全球首席财务官Stefan Kraus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乐视裁员的消息确实让人沮丧。但我们要澄清的是,这对法拉第未来的业务不会产生任何影响。我们仍将致力于FF91的研发和生产。短期而言,就是要让我们的投资来源多元化,让FF91在2018年上路。我们也对法拉第未来吸引到全球投资充满信心。”

这份声称与乐视网无关的声明发出后,FF也还是受到了影响。FF开始经历高管相继出走、拖欠账款、法律官司以及大量负面报道等多重打击。在2017年9月,美国内华达州当地媒体甚至爆出“FF位于该州的项目彻底终止”的新闻。

这段时间,外界也并不看好FF还能继续融到钱。

因为贾跃亭已经处在“信用破产”边缘。2017年7月,贾跃亭“抛下”乐视网的一堆烂摊子,以帮助FF尽快完成的10亿美元融资为理由,出走美国,至今未归。之后,贾跃亭3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被首富许家印“拯救”

天无绝人之路。美国时间2017年12月13日,FF内部召开了一个内部职工会议,贾跃亭向FF在职员工宣布,在经过与投资人将近一个月的谈判后,已经完成A轮超10亿美金的融资。值得一提的是,乐视汽车的所有高管都参加了这次会议。

贾跃亭表示:“很多人跟我说,你已经没钱了,甚至都无法养家了,放弃吧。但这些人显然是不懂我,哪怕是失败我都可以接受,但放弃绝不可以,尤其是不能放弃我们FF这么伟大的梦想!”

在本次会议上,成立四年的FF还宣布,公司终于迎来首位CEO。贾跃亭本人将出任FF的全球CEO和首席产品官,此外还将调整公司内部管理架构。其取消公司C Level的层级,组织扁平化,推出委员会管理制度。

这次融资,香港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了一家新公司Smart King,时颖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股权,而FF原股东以FF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获取合资公司33%股权,而剩余22%股权将作为股权激励预留给公司员工。

同年12月22日冬至,贾跃亭在社交网络上称,“为变革汽车行业与创造用户价值坚定前行。冬至,春不远,无怨无悔。”

不过,在贾跃亭忙于筹集A轮融资的时候,国内其他互联网造车新势力以及国内外诸多的车企,都在飞速地发展自己地电动汽车产品。

12月16日,蔚来旗下的大型纯电动SUV蔚来ES 8正式上市,并表示将在2018年上半年交付给消费者;小鹏汽车的1.0极客版也开始迈入交付阶段;12月11日,威马汽车的量产车也正式亮相。当年这些和FF一起同台竞技的企业已经悄然走在了前面。

半年后,FF的命运又一次迎来转机。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合资公司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用业内知情人士的话来说,这笔钱就是救命钱,否则FF可能破产。

随后,双方进入蜜月期。2018年7月13日,许家印还曾亲自视察了FF位于洛杉矶的总部,根据FF的官方消息,许家印高度赞赏FF的技术实力,并称“眼见为实”,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恒大将会在资金和生产基地、产品销售方面基于FF全面支持。贾跃亭对许家印和恒大集团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

在充足资金的支持下,一度山穷水尽的FF好消息不断:偿还拖欠的供货商和工程商款项,风光召开合作伙伴大会,继续招聘研发与管理人员,推进加州汉福德工厂的改造,从特斯拉等公司高薪挖人,测试组装电动车生产线,直至2018年8月底成功造出了FF91的首辆预产车。法拉第未来甚至表示,将按照原先的规划,将于2019年年初正式量产交付。

恒大才走,九城又来

天有不测风云,FF烧钱实在是太快了。根据双方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5月25日,恒大提前支付8亿美金投资款,但到了7月份,这笔钱已经基本用完了。之后双方签订补充修订协议,约定在2018年内提前支付5亿美元。

双方分歧由此产生。瞄准了FF新能源汽车技术的恒大以未达成补充协议付款条款为由,拒绝提供FF的“救命钱”。但FF方面认为公司已达成要求,恒大拒绝支付就是违约,因此在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请。

直至12月31日,FF与投资方时颖公司正式签署新的合作协议,终止了原有的投资协议,终止了诉讼。新协议签署后,原所有协议均立即终止,恒大健康撤销对FF的资产保全。就此恒大健康可以维持对FF的投资,但不用支付此前约定的剩余12亿美元,FF获得通过资产抵押进行融资的可能性。

这场备受瞩目的官司结束之后,FF公司又一次陷入困境,资金越来越困难,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有媒体报道,FF公司的高层只剩下了贾跃亭一个人,贾跃亭为了公司能够继续运营,对公司全体员工采取了降薪的做法,而自己也只领一美元的年薪,立志要和全体员工勒紧腰带过寒冬。

雪上加霜的是,2019年3月初,FF供应商和承包商又将贾跃亭及其公司告上法庭,涉及11起诉讼案件。据悉,上述11起案件涉及欠款、赔偿金等相关费用补偿,累计金额或高达8000万美元。

为了筹集资金续命,FF先后变卖资产。

3月初,FF宣布报价4000万美元出售其在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市的900英亩土地(约5463亩),FF原计划是投资10亿美元在该土地上建厂;3月20日,FF将位于洛杉矶的总部卖给了一家位于纽约的房地产公司Atlas Captial,与此同时,该房地产公司又把此房产租给FF。

就在人们认为这次FF必死无疑之时,在近日,FF的命运却再一次柳暗花明,又迎来了新的金主。

3月25日,互联网游戏公司第九城市确认,已经通过子公司与美国加州的法拉第未来公司签订协议,双方共同建立合资公司,在中国制造、营销及运营电动车。根据协议条款,九城将以三个等额分期向合资公司注资最高达六亿美元。该合资公司预计年产30万辆智能电动车,将于2020年前实现量产车下线及预定销售。

对于此次融资,外界一片惊叹之声。

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不多了

回顾这些年贾跃亭与金主们的过往,都是开始时“情投意合”,分手时“毫不留情”。

2017年,乐视的资金链危机,融创充当白武士,用165.6余亿元注资乐视。却换来孙宏斌一句:“投资乐视,不是壮士断臂,而是头都断了。”

2018年,恒大许家印投资贾跃亭的FF后,“输血”8亿美元,却换来一场官司,之后“和平分手”。

通过查询天眼查风险显示,贾跃亭的周边风险高达3758条,预警风险达332条。

其中,周边风险包括他担任高管的乐视体育、乐视控股、乐视网等6家公司共计138条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他担任股东的乐视控股、乐视网、乐视致新等5家公司的36条被法院公示为失信公司;担任股东的包括网酒网、乐视控股、乐视网等在内的6家公司有法院公告的信息达37条;担任股东或高管的公司起诉他人或被起诉的诉讼案件高达2807起;7家公司涉及法院开庭公告信息达392条,甚至有严重违法行为2条等风险。

与此同时,贾跃亭担任高管和股东的公司,因投资人或主要人员变更的更是多达323条。

贾跃亭周边风险多达3758条。

即使上述信息是公开消息,贾跃亭却再次拿到6亿美元融资。

现在,FF91已经亮相两年,却迟迟未上市交付。而成立4年的蔚来不仅在去年底完成了交付1万辆汽车的小目标,还成为新造车势力第一股;融资140亿元的小鹏汽车,也在去年交付了522辆汽车;FF信誓旦旦要超越的特斯拉,也在近日多次调整价格,在华建厂,正式打入中国市场。

一时间,“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不多了”已经成为业内共识。在浏览器中搜索该词发现,竟有有13211条结果。

搜索“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不多了”有13211条结果。

根据此前贾跃亭还给出的FF的融资计划,FF将于2019年一季度前完成第一阶段5亿美元左右的A+轮融资,用于完成FF91的量产交付与支撑FF81的研发;2019年年底前完成7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用于完成FF81的量产交付及后续车型、市场布局,初步计划在2020年正式在美国独立IPO。

现在,拿到融资的FF能否将资金撑到量产还是未知,不过投资人们和消费者,显然要再一次体会“为梦想窒息”的感觉了。

学大教育被指“霸王条款”,学生试听一天被扣

继学大教育江西南昌一分校被曝让高三学生自习课整理发票事件后,未来网   未来网   试听一天扣费1280元 教育局:办“全托班”违规
  今年3月孩子在学大教育试 期货从业资格考试鑫东财配资 学一天后不满意,石家庄朱女士向学大教育提交了退学申请。近日朱女士拿到退费却发现,上一天课扣了一个月的住宿以及餐费共计1280元。
  日前,据石家庄广播电视台报道,3月7日朱女士给读高三的孩子在学大教育报了“全托班”,缴纳学费23500元,以及住宿费和餐费。次日,孩子去住宿了一晚并试学一天后不满意,被朱女士接回家。在申请退费一个多月后,近日朱女士拿到了退费但觉得扣费过多。朱女士认为,仅住一晚、吃一天的饭就扣除整月的住宿费及餐费很不合理。
  报道称,朱女士提供的协议照片显示,全款报名后,学员可享受免费试学半个月,半个月内不满意的,可全额退学费。试学期间产生的住宿与餐费,收取一个月的。
  朱女士认为这是“霸王条款”,因此多次跟学大教育方面交涉。但学大教育工作人员表示,“只要你去试学,就收一个月的。”
  经过多次沟通后,学大教育表示在扣除一天的住宿和餐费后,其余款项将尽快退还给朱女士。
  报道还提到,石家庄市教育局工作人员表示,今年3月石家庄市印发了关于对《关于普通中小学及校外培训机构违规办学行为的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通知中有关校外培训机构治理的要求包括,培训机构培训时间不得与当地中小学教学时间相冲突、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该要求适用高中。也就是说,吃住学都在培训机构的高中“全托班”违反了石家庄市相关文件规定。
  4月19日,未来网   在石家庄市去年11月公布的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中只列出了学大教育在新华区的1个分校和裕华区的2个分校。
  4月19日,   学大的困境
  不久前,还有南昌市民黄先生向媒体反映,花3万元给孩子在学大教育报了高考冲刺班,孩子却说老师让学生们在自习课上整理发票。
  黄先生儿子报了3个月的高考冲刺班,上了20多天课孩子表示想退学,因为老师利用学生高考前宝贵的复习时间,让他们在自习课上帮忙整理发票。
  黄先生想把剩余的学费退回,但“他们给我的回复是不还,没得退。”
  对于让全班学生去整理几个小时发票的情况,机构相关老师表示:“没有几个小时,我们有让他们去给我们分类,我只是让孩子们帮忙。”
  而南昌市青云谱区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未来网   另据媒体报道,去年学大教育长沙某分校,校内用挡板隔成一间间迷你教室,而工作人员称,这里有“一流名师兼职教学”。当地教育局则表示,这所培训机构并无办学资质。同年11月,苏州工业园区发布新闻,称包括学大教育在内的数家知名机构均存在“有照无证”现象,并要求立即整改。

相关热词搜索:份额基金

辽河油田隆台第一高所有
中华人民共中版权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02626号-8
联系地址:盘锦市兴区辽河油田第一高级中学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备1302087
中国现代教育网 提供不良信技术支持 违法和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2006-2019 360lyyg.30edu.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