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财经百科 > 正文

360谈周鸿祎齐向东分家:解决独立性问题,助力奇安信上市

2019-04-14 16:07:33 作者:

4月12日晚间,在A股上市的360公司发布公告称,将对外转让其所持北京奇安信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360公司此前是奇安信第二大股东,所持奇安信股权占其总股本的22.59%,交易金额为37.31亿元。
  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360公司与奇安信之间将不再存在股权关系,双方“投资与被投资”、“授权与被授权”的关系宣告结束。
  这次股权转让也意味着,周鸿祎和齐向东这对老拍档将正式分家,而且双方未来还将政企网络安全业务方面展开竞争。
  4月13日,360公司针对此事回复澎湃新闻称,360公司进行本次股权转让,主要出于以下几点考量:
  一是解决独立性问题,助力奇安信上市。3年前,360公司作为奇安信最早的战略投资者,为其提供了品牌、技术、大数据等授权支持和安全赋能。经过3年多的时间,奇安信在360的支持下获得了快速发展,已经具备独立发展的能力。
  目前,奇安信启动上市筹备工作,按照有关上市要求,拟上市公司应当具备独立性。360向其提供的品牌、技术、大数据等授权支持一定程度上对其独立性造成了影响。为此,360根据约定整体出让股权、收回相关品牌、技术和数据授权,解决奇安信上市的独立性问题。”
  360为了保护用户利益,会继续提供安全大数据的支持服务。之前以360品牌出售的安全产品,360公司会继续以市场化的机制在过渡期内提供数据支持,以确保政企用户利益不受损害,这也符合其用户至上价值观。
  二是全面落实360“大安全”战略。完成股权转让后,360公司将获得37亿元的转让资金,投资收益近30亿元,而回笼资金将用于360公司“大安全”战略的拓展。
  此前,360公司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就曾提出大安全战略:万物互联时代,网络安全威胁已经从网络空间扩展到对国家安全、国防安全、关键基础设施安全、社会安全、城市安全乃至人身安全的恶意控制或攻击,为此360公司将持续建设“国家安全大脑”、“城市安全大脑”、“家庭安全大脑”等三个“安全大脑”,为国家安全及国民安全提供更强劲的保障,并将深化布局政府及企业安全业务。在大安全战略的系列版图中,政企网络安全市场不可或缺。
  360方面表示,未来,政企安全领域将成为360公司的重要战略方向和新业务增长点,360将通过包括不限于自建、投资、并购等方式,全力拓展政企安全市场。
  此次股权转让也意味着360高管层中,周鸿祎与齐向东正式分家。根据公告,齐向东持有北京奇安信科技有限公司27.70%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是奇安信实际控制人。
  奇安信原为360全资子公司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的下属控股子公司, 2016年7月22日,齐向东及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源创志股权投资合伙企业 与相关方签署了增资协议,向奇安信增资,2016年9月30日,该次增资工商变更登记完成, 奇安信变更为360的参股子公司。
  此次交易的另一方,即接盘这部分转让股权的是,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明洛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公告显示,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普通合伙人北京金汇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其持有合伙企业份额1%,有限合伙人娄小冬持有合伙企业份额99%。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明洛投资管理合伙企业设立于2018年1月,目前尚未开展运营业务。工商资料显示,北京金汇金投资集团通过旗下六家有限合伙企业持股奇安信,是奇安信重要的投资方。
  梳理周鸿祎与齐向东在二人的关系,从最初的3721,到雅虎中国,再到后来的奇虎360,齐向东无疑是周鸿祎最重要的搭档。2003年,齐向东受周鸿祎之邀,离开新华网,加入了周鸿祎的公司3721;2004年雅虎收购3721,齐向东跟随周鸿祎,任雅虎中国区副总裁;2006年,周鸿祎投资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出任奇虎360董事长,齐向东担任总裁,并在此后的十余年间带领奇虎360历经美股上市,私有化退市、回归A股上市等重要阶段。
  “事实上,在2018年初360借壳回归A股上市的时候,齐向东就退出了上市公司管理层,负责企业安全集团业务。”一位360内部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而从此次360发布的公告看来,360深化布局政府及企业安全业务这一规划无疑与奇安信的主业——企业安全领域形成竞争,此前齐向东所率领的团队在360集团内部的定位和名称是360企业安全集团,主要为政企客户提供网络安全产品和服务。这也不难看出周鸿祎与齐向东分家后将会成为竞争对手。
  齐向东退出360集团,也属打算已久。齐向东曾多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让自己的团队上市的计划。今年2月,齐向东在参加北京市召开的促进科创、民营、小微企业融资工作座谈会时表示,奇安信正在积极筹备科创板上市,希望能得到相关部门的支持。4月13日,齐向东向腾讯一线表示,奇安信预计将登陆科创板,“目前正在推进中,在一步一步实施。”
  奇安信最近一年的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度公司资产总额79.32亿元,营业收入23.93亿元,负债总额24.48亿元,净利润-1.58亿元。
  根据奇安信发布的资料,过去三年,奇安信复合增长率超过90%,占据90%的中央部委、央企、大型银行的安全业务。从2017年底至今,奇安信获得12.5亿元pre-b轮、9亿元b轮融资,投后估值逾200亿元。
  有业内人士认为,分家后两家公司或将在政企安全领域展开激烈竞争。

新加坡2月零售销售指数同比下降10%

新加坡统计局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2月零售销售指数同比下降10%,而经重新计算今年1月这一指标同比增长了7.6%。

2月新加坡零售销售总额约达33亿新元,其中网络销售占比约为5%。

从环比看,2月零售销售指数环比下降1.5%,而经重新计算1月环比增长了0.5%。

统计局表示,由于今年春节在2月初,而去年春节在2月中,因此今年2月新加坡零售销售各商业领域全线遭遇同比下降的情况。

2月,新加坡零售销售环比涨幅最大的商业领域是食品零售商销售,环比涨幅为9.5%。零售销售同比降幅最大的商业领域是食品零售商销售,同比降幅为24.8%;而环比降幅最大的商业领域是机动车销售,环比降幅为15.3%。此处的食品零售商指的是一般不提供堂食的销售商。

2月,新加坡食品与饮料服务零售销售指数同比下降2.3%,环比下降0.6%,食品与饮料服务零售销售额约为8.55亿新元。此处的食品与饮料服务零售指的是由餐厅、快餐店等提供堂食的销售商提供的服务。

重疾险病种新定义要来了 甲状腺癌“去留”引关注

  近日,中国人身保险业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简称重疾表)修订工作启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对于业内探讨已久的甲状腺癌是否全额赔付问题,是此次重疾表修订工作中反复讨论的一个问题。
  
  “由于医疗技术的发展,一些重疾在检出率和医疗费用上确实已不再是人们原来所认知的重疾了,甲状腺癌就是一个典型代表。”一位保险精算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患病客户在获得补偿之余可能会从中获益,这也与重疾给付类产品的设计初衷有所偏差,同时也会引来更多逆选择的客户。”
  
  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商保对于重疾或癌症的范围而进行定期修订调整是合理的。由于香港、台湾保险市场的重疾险癌症范围一般不包含甲状腺癌,若此后内地保险市场也对此作出特殊约定,意味着这项商保红利将消失。
  
  一位保险业人士认为:“新旧客户差异无法避免,但总体不会影响客户获得保障的初衷。”《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业内获悉,修订建议通过提高新增病种的成本与门槛,对拆分病种、无实际意义的扩展病种范围等乱象进行约束。
  
  甲状腺癌商保红利消失?
  
  世界卫生组织2014年发布的世界癌症报告称,我国2012年甲状腺癌新发病例数占全球新发病例数的15.6%,死亡占13.8%。当年全球甲状腺癌新发病例数为29.8万例,死亡4万例。在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排名中,甲状腺癌排名第八,在男性中则排第18位。
  
  “检出率高、治疗费用低”是甲状腺癌在重大疾病中存在争议的关键点。
  
  据了解,目前国内甲状腺癌的手术治疗费用相对便宜,对于常见的低度恶性甲状腺癌,在医保报销的情况下在万元左右,具体手术费用与肿瘤大小、淋巴结转移等情况有关。同时,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和人们健康意识提高,甲状腺癌的检出率不断提高。有研究显示,对于甲状腺癌,以往很多人是带癌生存至去世。
  
  在业内人士看来,对于治疗效果比较好且费用相对低廉的此类癌症,若赔付标准与其他大病一致,其实已经丧失了保险经济补偿的意义,这与重疾险的内涵保障功能已有相悖。
  
  “这是一个必然的发展趋势,现在香港地区的重疾险一般会把T1N0M0的甲状腺癌列为轻症,只能赔付基本保额的20%左右。”一位核保部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甲状腺癌的轻重程度看病理分型,乳头状癌和滤泡状癌发现得早,治疗以后确实影响很小,但如果是未分化癌或者髓样癌,对以后的生命还是会产生很大影响。”
  
  由于内地的重疾险产品还没有作具体的区分,只要确诊甲状腺癌就可以获得100%保额赔付。
  
  据统计,在保险公司2018年的理赔报告中,发病率最高的三类重疾基本是恶性肿瘤、心血管疾病、脑血管疾病。在恶性肿瘤中,甲状腺癌是不少保险公司占比最高的病种,一些保险公司甲状腺癌的赔付已占到其总体赔付的40%。
  
  一位保险公司人士坦言:“甲状腺癌如果可以排除重大疾病的范围,对于现在整个行业理赔率恶化速度肯定是有很大帮助的,防止劣币驱逐良币。”
  
  对于消费者而言,这是否意味着甲状腺癌商保红利消失?上述人士认为,新旧客户差异无法避免,但总体不会影响客户获得保障的初衷,所以监管也会谨慎推进,比如未来可能会分步执行,先降到轻症,减少赔付比例,再逐步调整相应的费率。据悉,若剔除甲状腺癌的重大疾病保障责任,新产品的保费也会有相应的降低。
  
  建议新增轻症定义
  
  目前,各家保险公司对于重疾病种的认定,均以我国现行的《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使用规范》为基础,保障范围应当包括恶性肿瘤、急性心肌梗塞、脑中风后遗症、冠状动脉搭桥术、重大器官移植术或造血干细胞移植术、终末期肾病6种必保疾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修订建议中对重大疾病轻重程度作了区分,最终体现为上述必保疾病范围缩小。保险公司在产品设计中,对于承保重大疾病的选择可以仅包含恶性肿瘤(重度)、急性心肌梗塞、脑中风后遗症(重度)、冠状动脉搭桥术、重大器官移植术或造血干细胞移植术以及终末期肾病。
  
  在上述必保范围之外,修订建议定义轻症,增加保障范围。
  
  最典型的是上述甲状腺癌。据悉,恶性肿瘤(轻度)包括:TNM分期为T1N0M0期或更轻分期的乳头状或滤泡状甲状腺癌。TMN是国际上对肿瘤进行分期的系统。T1N0M0表示肿瘤小于三公分,且未侵犯至其他周边组织;N0表示无周边淋巴结侵犯、转移;M0表示无远端转移。
  
  定义高发轻症是未来重疾险发展的趋势。《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前就有案例显示,在行业缺乏轻症定义下,消费者和保险公司产生了理赔纠纷。
  
  给疾病分级,定义轻微脑中风、冠状动脉介入手术等高发轻症,这在业内人士看来,有利于削弱信息不对称、减少销售误导,更好地保护消费者权益。同时也应注意到,轻症理赔经验数据暴露不充足,相应定义尚未经过长时间检验。
  
  重疾种类比拼噱头不再
  
  在业内人士看来,重疾险产品的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重症和轻症的名录也越来越多,多次赔付也是未来重疾险发展的趋势,甚至已经有提出重疾无限次赔付。
  
  一位保险公司人士表示:“商保公司重疾创新放开多是基于数据积累和风险评估的,当然也不排除个别公司的大胆尝试,但通常都会将总体赔付风险的可控作为前提,但对消费者而言,繁多的重疾种类并不意味着保障的成分也相应地增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前保险公司可以增加规范以外的其他疾病种类,并自行制定相关定义,拆分病种、增加罕见病等操作并不少见。
  
  比如,目前不少保障种类繁多的重疾险产品中,不少都包含埃博拉(一种十分罕见的病毒)的保险责任,但这种疾病是发病率极低的大病。
  
  而修订建议对于保险公司自行增加规范意外的其他疾病种类,在中国大陆地区无已发现病例将除外。
  
  在业界看来,重疾险定义完善之下,未来比拼疾病种类的噱头营销将不复存在。据了解,修订建议通过提高新增病种的成本与门槛,对拆分病种、无实际意义的扩展病种范围等乱象进行约束。这意味着,目前市场上号称覆盖“百余种”重大疾病的重疾险,在未来实际留存的疾病种类将面临“缩水”。

相关热词搜索:向东亿元

辽河油田隆台第一高所有
中华人民共中版权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02626号-8
联系地址:盘锦市兴区辽河油田第一高级中学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备1302087
中国现代教育网 提供不良信技术支持 违法和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2006-2019 360lyyg.30edu.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手机版